蚌埠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没有东江水深圳渴死了

发布时间:2019-10-08 23:55:27 编辑:笔名

没有东江水 深圳渴死了

负责人详细为市民介绍东江源头情况。

1991年,深圳大旱,境内不少河溪断流,水库接近干涸,供水严重不足,一些工厂只能停产外迁,市区内多个地方每天只能供水3小时,有26个居民住宅区连续停水一周……今天,106公里的东部供水水源工程在让深圳用水难的问题彻底成为了过去式;参与设计规划到施工中的每一个工作人员,也用他们的血汗,唱响了一曲曲生命之歌。

东江水里流淌的是青春

1997年从大学毕业,罗友平便成为东部供水水源工程建设者中的一员,如今他已经是东江管理所的所长。回忆起工程刚刚起步的时候,罗友平说,自己见证了东江饮水工程的从无到有。

“一开始连住宿都是问题。”罗友平回忆到,从1997年到2001年,自己的工作主要是办文,也就是协调周边关系,处理工程建设上遇到的障碍。作为引水工程的开拓者,身体上的辛劳是不言而喻的,但内心的寂寞,却也是另一种考验。“很多年轻人,都远远超过了谈恋爱的年龄;可是由于单位女职工少,再加上离城市远,很多年轻优秀的小伙子都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在罗友平看来,自己和所有的同事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带着理想与,把青春融入了东江的每一滴水里,送到深圳的千家万户。

榜样的力量勉励着他们

和罗友平一样,西枝江管理所所长李名进也从自己的青春见证着10年来东部供水水源工程走过的坎坷。他感叹,在10年中,有太多的榜样,鞭策自己尽责地工作。

“对于为人父母的人来说,最怕的就是午夜惊魂的。以前搞工程时,铃一响,那就肯定是出事故了;后来,工程竣工了,半夜响就意味着家里出了事。”李名进说。据李名进回忆,东江管理所的副所长钟伟华、西枝江管理所的副所长苏学敏都曾有过孩子突然生病,半夜惊魂的经历。“比起身边这些同事前辈的遭遇,我们算是幸运的,而和东江水源工程最早一批的开拓者比起来,我们更算得上是幸福的。”李名进说,“这些榜样们的存在,一方面让我们感到自豪,但另一方面也更多的是在激励我们。”

参与其中是一种幸运

1996年10月,肖华到东江水源工程报到,从那以后的15年里,他便于东江结下了不解之缘,现任东江水源工程管理处坑梓管理所所长的他还保留着第一期到第五十六期全套《东部工程信息》,也回味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们那时都是二十多岁、三十出头。除了梁局、刘院长这些年纪比较大的前辈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刚走出校门不久的。对于我们学水利技术的,能亲自参与这么大的一项水利工程,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在肖华看来,15年前,能参加这样大型的水利工程是一种幸运,而15年后,看到市民能方便地用水,则是一种自豪。在采访中,肖华坦言从规划到征地再到开工,东江引水工程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而10年的优秀成绩让自己这个“父亲”感到很骄傲。

怎么弄分销小程序
怎样创建微信小程序
怎样推广自己的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