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有血味的钱

发布时间:2019-09-14 08:25:12 编辑:笔名
梅梅紧裹着破棉袄,踏着积雪一步一滑从血站里出来。她的脸比雪还白,白得发青;瘦瘦的眉棱骨,眼睛深深地凹陷在眼眶里,吃力地转动,清白分明,却没有光彩!嘴唇也失去了少妇应有的红润,就像两条白蜡。心跳得要命,她不时地捂着胸口,真担心心脏会掉在雪地上。冷汗,已经把内衣淋透了。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歇一歇。歇好了继续往前走,她没有回家直径去了阿木打牌的麻将馆。在人群中找到了阿木,他嘴里叼着烟,悠闲的坐在麻将桌上,梅梅把手里紧攥着的钱递给了他。
他接过钱瞪了梅梅一眼,嘴里嘟囔道:“让你拿点钱去这么半天,真没用……”说完又埋头去看牌。
梅梅没走,靠在男人的椅背上,喘着粗气,汗如雨下。坐在阿木对面的牌友王女士惊叫了一声道:“哎呦!阿木你女人吸毒啊?”
闻声所有的眼光都聚积在了梅梅身上,梅梅苍白的面孔,突然涌上些微浅红,手足失措,解释道:“不……不是的。”
王女士走近梅梅,挽起她的衣袖说:“你们看都是针眼,还说不吸毒?”
梅梅的脸因为激动,有点不自然地抽搐,她可怜巴巴的看着阿木,希望他能为自己解围。
阿木没有没说话,摆弄着手里的牌,谈谈的说道:“有啥大惊小怪的,赶紧,到谁出牌了?”
梅梅青青的眼圈闪动泪影,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指着男人手里的钱:“这是我卖血的钱……”梅梅的话像是颗炸弹,在众人心里炸开了,一时间所有的人都被梅梅的话震呆了。
半晌王女士大声怒道:“你傻吧!卖血给你男人赌钱?”其余的人也纷纷议论开了。
梅梅咬了咬苍白的嘴唇说道:“如果我不给他拿钱,他就会去偷去抢,我不想我的男人坐牢……”梅梅的喉咙哽咽了。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像是无法接受这个理由。
阿木同样被梅梅的话震惊了,他掩饰着心理的不安打了一个哈气,懒洋洋的招呼大伙说:“来、来、别理她,我们继续玩……”王女士突然发疯一样推乱桌上的麻将恨恨的说道:“你还玩,真没人性,没闻见你手里的钱有一股血味吗?”
阿木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脸涨红了,红的就像天边的晚霞。他真希望他的脸就是沉下去的太阳,不必接受这些人指责的目光。
逃一样,他拉着梅梅走了。雪地里,一双人影在朝向她们家晃动。
“今天你又欠别人的钱了吗?”声音很弱,但在阿木听来,无异于对良心的审判。
他的心哆嗦一下。
梅梅发现阿木的呼吸很急促,眼光有一丝罕见的的羞愧在荡漾……

共 9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丈夫赌博成瘾,妻子梅梅卖血换钱做赌资。她为的是什么?“如果我不给他拿钱,他就会去偷去抢,我不想我的男人坐牢……”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男人。男人知情后,震撼了,悔悟了。作品情节很有吸引力,但有些粗糙直白。比如:梅梅紧裹着破棉袄,踏着积雪一步一滑从血站里出来。 既然告诉了读者她从血站出来,而且脸比雪白,就会知道是卖血,后面的包袱就亮了底,没了悬念。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5-1 10: 4:49 期盼新作!夏天出行必备哪些常用药
小孩发烧流鼻血
宝宝上火眼屎多怎么办
鼠标手食指与中指酸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