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酋长别打脸 第五十一章 清点战利品

发布时间:2019-09-13 19:08:17 编辑:笔名

酋长别打脸 第五十一章 清点战利品

夏老实拎着野鸡回到家,等关上门,脸上的笑容就再也憋不住了,兴高采烈的跑到床边。

“老婆,夏钱完了!”

夏老实把夏钱被夏野胖揍的凄惨模样,详尽的描述了一遍:“十根手指都被砸烂了,啧啧,夏野好狠。”

“这个世道,人不狠,活不下去的!”

刚生完孩子,还无法下床的老婆倒是没有意外,夏钱干了那么多坏事,总会有人受不了站出来收拾他的。

“夏野不是个废物吗?怎么突然这么铁血强硬了?他难道不怕被报复?”

夏老实想不明白。

“人家是废物,还敢动手保护姐姐,那你呢?”

老婆没好气的白了夏老实一眼。

“呵呵!”

夏老实有点尴尬,连忙解释:“要是你被夏钱欺负,我也绝对会动手的!”

“我看未必!”

坐在一旁打磨石刀的夏虫撇了撇嘴。

“找死是不是?”

夏老实抬手要打这个让自己下不了台的臭儿子。

“你知不知道,这次我在丰京遗迹外遇到了夏野,夏鸣想要他的弩弓,结果一条手被砍了下来。”

夏虫至今还记得夏野当时的眼神,镇定、坚毅、强势,哪有一点废物的气色?

“啊?”

夏老实一愣:“不会吧?他一个废物病秧子,敢去挨着曹氏部落的地盘打野?他不想活了?”

“你能不能别再废物废物的叫了?”

老婆皱眉。

“嘿嘿,吃鸡!”

夏老实脖子一缩,不敢争辩。

“吃什么鸡?把它拿去送给夏令月,就说鲜血生存试炼要开始了,让夏野补一补身体!”

老婆发话。

“啊?”

夏老实不愿意,荒兽潮刚刚过去

,现在抓一只野鸡可不容易,就算自己不吃,也可以换两斤糜子呢,能顶家里一天的口粮。

“啊什么?”

老婆恨铁不成钢:“要不是夏野,你这只鸡早进夏钱的肚子了,你还有烫喝?去给夏令月,那是个善良女孩,你说些好话,夏野也能照应一下虫儿!”

夏虫十六岁,也要参加试炼,在家人面前,他不想丢了面子,他本想说一句那个废物能照顾我什么?可是想到他斩断夏鸣手臂时的决绝,又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毕竟,在面对夏鸣的谩骂时,夏虫没敢回击,而是选择了默默忍受。

傍晚的时候,夏钱被打残的消息就传遍了贫民窟,要不是家里太穷,大家都要大吃一顿庆祝了。

在得知夏之塘少爷出面,要禀告大先知,剥夺夏钱的税务官职位,贬为奴隶后,无不大快人心。

“夏之塘少爷这次做了一件好事!”

“得了吧,都是夏野的功劳,要不是夏少爷找他要奇物,你以为他会来这种又脏又臭的贫民窟?”

“就是,夏之塘少爷之前在人群中站了好久,都没有说话,直到夏野把他喊出来!”

妇人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尤其是夏野,简直让她们好奇死了,夏钱作恶这么多年,据说害死的人有十来个,怎么这次就栽在他的手中了?

“夏野一个废物,凭什么?”

“估计夏钱老鬼都没想明白呢,他这次真是跌的太惨了,双手被打烂,当奴隶都没机会,就看什么时候死了。”

“活该,谁让他想要睡夏令月!”

妇女们可不同情夏老鬼,不过闲谈之余,也开始担心夏家姐弟,毕竟夏钱的妹夫可是夏青东,在部落中有些名气的一位英雄,要是他要报复,那夏野不死也得残。

夏家,茅草屋。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给夏青东报复咱们的机会。”

夏野安慰。

“嗯!”

夏令月不是软弱的女孩,事情发生了,就不会怨天尤人,而是积极去应对:“这次多亏了夏蛙,参加试炼的时候,有机会就帮一把!”

“我会的!”

夏野点头,对夏蛙充满了感激。

“这位是……”

夏令月看向了小菘果,披着小黑熊皮的小女孩很可爱,但是她可没忘了刚才这个小萝莉拿着大青石砸夏钱手指的模样。

“小姐姐,我叫菘果,我妈妈说我是在一棵松树下生的,还被松果砸了脑袋,所以就起了这个名字!”

菘果笑嘻嘻,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配上笑容灿烂无比:“是大哥哥捡到了快要饿死的我!”

“乖,吃糖葫芦!”

夏令月拿了一些糖葫芦出来,除了一整张小黑熊皮,小菘果身上就只有一件磨得破旧的兽皮衣服,看样子至少穿了三、四年,早不合身了,一柄石锤,再加上一个小包袱,就是她的全部行李。

“蟹蟹,小姐姐吃饼干!”

小菘果双手捧着一把饼干,递给了夏令月,很懂事。

“你们先歇着,我去夏蛙家看看!”

夏令月是那种知恩必报的人,切了一大块火腿熏肉,想了想,又拿钱袋装了一百个刀币,出门了。

“欧耶,回家咯!”

夏令月一走,菘果就恢复了活泼的天性,一下子扑到了大床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嗯,有大哥哥的味道!”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姐姐人很好!”

菘果刚才竭力的要装一个乖宝宝的模样,让夏野很想笑。

“不行,万一小姐姐讨厌我,我就被赶走了!”小菘果摇头:“我就不能和大哥哥在一起了!”

“什么叫大哥哥?小姐姐?我有那么老吗?”

夏野收拾灶台,故意板起了一张脸。

“有的!”

菘果坐正身体,语气一本正经,还点了点头,结果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和大哥哥在一起,真的是超开心吖。

晚饭是夏野带回来了的肉馅和面粉,包了饺子。

“多吃点!”

虽然是第一次吃,非常美味,但是夏令月看到小菘果喜欢,就没怎么动筷子。

啪塔!啪塔!

小萝莉坐在桌子边,看着夏令月夹到自己碗里的饺子,眼泪涌出,掉进了碗里。

“怎么了?”

夏令月一惊。

嘶!

菘果吸了一下鼻子,笑了:“没事!”

其实小萝莉想起妈妈了,自从她死后,就再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过了,大哥哥和小姐姐,都是非常温柔的人呐。

“如果喜欢,你可以一直住下去!”

夏野揉了揉小萝莉的头发。

“嗯!”

菘果重重地点了点头,跟着又赶紧摇了摇头,把饺子塞进嘴里后,又夹了一个,恶狠狠地说着:“等吃光你家的饺子后,就走!”

小萝莉是故意的,她担心自己真的会眷恋这里,不舍得离开,那样大计划就搁浅了,所以不如让他们讨厌自己,然后赶走自己。

夏令月当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和一个女孩生气,看向了夏野的左眼:“眼睛怎么样了?”

“除了偶尔会疼,一切都好。”

只要摘掉眼罩,就会有八个光团在眼前漂浮,有些影响视野,不过夏野现在已经不在乎,毕竟这次丰京遗迹之旅,多亏了第一个光团孵化出的能力,才能有这么大的收获。

“大哥哥的眼睛很漂亮!”

菘果夸赞,夏野的眼睛像夜空的星辰陨落,黑白分明,再加上那圈蓝色的光晕,简直美丽极了,像宝石一样。

“这次去丰京,简直赚翻了!”

夏野从兽皮背包中掏出一个麻布袋子,打开,把里面的刀币和首饰倒在了桌子上。

哗啦!哗啦!

青铜器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

小菘果很机灵的跑到房门前,以防有人偷听。

“哇,这么多?”

夏令月掩嘴,刀币上百,首饰二、三十件,其中甚至还有几颗元气石,这要是卖掉,稳稳的收获三百刀币。

“可惜是丰京刀币,要折价一半,首饰也有些生锈!”

夏令月拿了一块麻布,小心擦拭。

“这都是小钱!”

夏野把缠在太阿上的布条扯掉,一把青铜剑鞘在炭火下,闪烁着迷离的光彩。

“上古名剑太阿,出自欧冶子之手!”

菘果介绍。

“什么?”

夏令月的红唇,变成了‘O’型,忙不迭的接过太阿欣赏。

青铜剑宽三指,长五尺,直刃造型,剑尖则略带圆润,在剑身两侧,烙印着繁奥神秘的图案,有一种暗金色的光芒闪烁着,过了千年,依旧不灭。

“太漂亮!”

夏令月抚摸着剑身,没有武器的冰冷,反而有一种温热,从指尖传来:“据说这是一柄威道之剑,无天地之道,无人皇之威,不可用!”

“嗯,欧冶子采世间九道剑气,铸成了这柄太阿!”

小菘果弹了一下剑身,铜音清澈,太阿的威名,哪怕是小孩子都听说过,要知道千年以降,出名剑近百,前十不敢说,但是前三十中,必然有它的一席之地。

“以后千万不要暴露它的真名!”

夏令月提醒,这把青铜长剑根本不能以金钱衡量,因为它可以作为镇族之宝,永传后世。

“我知道轻重!”

夏野把卷轴拿了出来,摊开在桌子上:“这个比名剑太阿还要珍贵!”

“不会吧?”

夏令月震惊。

太阿是足以引发灭族战争的珍宝,这幅卷轴竟然比它还要珍贵?这让她好奇的打量,制造卷轴的材料非布非皮,看上去也普普通通,不过每一个竖着的格子中,画着的鸟雀虫兽却是栩栩如生,仿佛要破画而出似的。

“这位是无头战灵,守护万灵经的英雄!”

夏野指着两幅微微发光的图案,展示给夏令月看:“这位是守护丰京部落荣耀塔的亡灵英雄,现在都成了我的通灵战仆!”

怎样治疗小儿积食发热
男人酒后尿不尽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冠心病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