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一二五章 都是不省心的货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4:51 编辑:笔名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一二五章 都是不省心的货

回来已经过了一个月,轩辕早将毒素全逼了出来,亏损也补了回去。不知是不是他偷偷换了张新面皮,杨念慈只觉得一觉醒来,轩辕看着格外的精神。

就在这时,宫里来人,宣轩辕进宫觐见。

杨念慈不由怀疑,皇帝是掐着指头算到轩辕这几天会好?还是派人监视着呢?想到这就想笑,皇帝真是太闲了才会干这无聊事儿。

轩辕进宫,府里的人个个都心神不宁,虽然知道极有可能是因救驾之功进宫领赏,但俗话说君恩难测,还是提心吊胆。

半天,轩辕回来了,脸色看着不怎么好。

杨念慈一个咯噔,挥退了几人,问道:“怎么了?”

该不是打起来了?

轩辕气哼哼道:“没什么。皇…上封了我做侍卫统领,官拜四品,可带刀入宫行走。”

杨念慈呆了呆,似乎有些大了吧?

“你不高兴啊?那就推了啊。就说,恩,你散漫惯了,做不来…”

轩辕摆摆手:“我拿命换来的,干嘛不要?哼哼,才四品,多稀罕呢。”

杨念慈惊了,这是嫌官小?您一介白身直升四品,还能在圣上面前带刀?您还肖想啥呀?

“你还想当个王爷试试?”

轩辕噎住了,又哼哼:“才不要。”

“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看着不高兴?”

“还不是那些宫里侍卫,听到我来当他们的头头不乐意了,当着我的面就商量给我好看呢。”

杨念慈叫声糟,这就被人排挤了?要不还是不去了?听说宫里侍卫大都是有背景有家世的。

轩辕冷笑道:“敢给爷好看?哼,爷立马将他们全撂倒了。小样儿!”

杨念慈傻了:“啊?你把他们揍了?”

“恩,全揍了,这会儿老实了。不是我身子还没好全,非全打断他们的腿不可。”

杨念慈能怎样?只能喊威武霸气!

不过――

“那你不是明日就要去――当值了?还是今日?”

轩辕气定神闲道:“我被他们群殴,受伤了,等养好伤再说。”

杨念慈看眼他连褶子都没有的衣服。无语望天,这就恃宠而骄了?

拜轩辕所赐,杨念慈在京里火了。

大家伙儿私下里早将轩辕救驾的事儿传遍了,知道皇帝必有奖赏。可一个月了,也没见动静,正诧异着呢,是不是皇帝忘了这事儿?就听见了这个消息,竟然直封四品!那小子可是之前丁点儿功名没有啊。这是连升了几级?还做了侍卫统领,带刀行走!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杨浚杨大人成最宠红人了。

杨府门前宾客盈门络绎不绝,杨念慈头疼,因为她没有接人待物方面的人才啊,而且家里下人短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接到女儿求助的段相立即吩咐大管家选了不少下人过去帮忙

,说是帮忙,其实那些人都转到了杨念慈名下。而余舅母也专门过府来,教着杨念慈交际。第一次上门的余舅母听着下面人各种乱七八糟称呼主子的称呼时。恼火的跌下脸,将乳母请到一边屋子里说了半天的话。乳母大汗淋漓的出了来,开始给府里众人立规矩。当然,杨念慈也在其中。

自此,轩辕成了老爷,杨念慈成了夫人。

看在轩辕正得宠的面上,上门来的都是笑脸殷殷知情懂趣的,杨念慈倒没被为难。可饶是如此,杨念慈仍每天累得跟死狗一样,官场人际纷呈复杂。她一从来没接触过的小白什么都不知道。只得拜托余舅母将那些人事写下来,不分昼夜的背。

杨念慈还没喊苦,轩辕看不下去了,自己应该是被奖赏了不是受罚吧?就在外面传了话。说自己夫人身体微恙不方便招待客人,话里意思,你们有事没事都别来烦我媳妇儿。

当初轩辕在皇家牧场面圣时,护着杨念慈的一幕,很多人都见识并传了出去,那大言不惭的蛮横模样。可是充分说明了他有多疼自己媳妇儿。因此,这话一说,周边人就知道这人又护上短了,知趣的不再让家人上门拜访。但帖子节礼什么的还是送不停。

因此,杨念慈忙了一段日子又清闲了下来,她嘘了口气,也不知那些千方百计要抢掌家权的女人怎么想的,这么手忙脚乱的日子有什么好?

乳母鄙夷她,那你试试嫁到上有公婆,中有各色妯娌,下有小叔小姑儿子女儿侄子侄女的人家去,看你争不争?抢不抢?纯粹是好日子过久了没事找事,身在福中不知福,矫情!

杨念慈被数落的抬不起头,旁边几个竟还纷纷表示赞同!杨念慈内心悲愤,自己就是抱怨几句怎么了?不兴人显摆的?喊了几句,没人搭理她,于是老老实实猫着窝冬了。

端王有时进宫遇见轩辕就笑眯眯的打招呼,言语里以连襟相称,轩辕心里嗤笑,你的正经连襟是前王妃的兄弟和如今柳王妃的兄弟,一个妾的姐姐的男人,你有什么好套近乎的?可面上也是笑着应了,他打什么主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因为轩辕在皇帝面前吃的开,甚至有几次,皇帝处理政务独自在殿里用膳,看见他时,也喊他一起。

杨念慈好奇问他:皇帝的御膳好不好吃?

轩辕没说好吃也没说不好吃,只道不好说,可回头来竟给她拎回十几个巨大食盒来。

杨念慈傻了,看着那一样样精雕细琢仿佛工艺品的饭菜,问他:你该不会是把皇上的剩饭都带回来了吧?

轩辕就笑:怎么可能是剩饭,自己专门跟皇上讨的,刚出锅就盛回来了。

杨念慈要晕,莫不是把自己卖了?

轩辕不以为然的点头,不然自己怎么讨这个?

杨念慈立即挥着拳头将轩辕赶了出去,妹的,从此姐在皇家人眼里就多了个馋嘴的标签?

对着一桌子饭菜发了愁,这可是御赐啊,不能倒不能扔的,自己这几个人怎么吃的完?喊上下人一起吃,就怕宫里听到了说大不敬。

杨念慈咬咬牙:都带上,我爹这会儿肯定还没吃饭呢,回去一起吃。

于是,相府的大小主子们齐聚一堂,分享了至高无上的御宴,这可是跟皇帝用的一模一样啊!

众人纷纷对杨念慈表示感激。

杨念慈满意了,虽然名声坏了点儿,但总算从孝道上补回来了,而且还能看见刘氏挤笑挤不出的老脸,心里舒坦呢。

段相听了御膳的由来,半天无语,这俩货真的没一个靠谱啊!想到朝堂上,又不禁叹气,那俩货也不怎么靠谱啊!

平王已经回来了,这位爷不仅带着灾情已平的好消息回来,还带回了若干万民伞,为圣上祈福的万民书,声势浩大的往朝堂上一放,上面的老爷子就乐开了花。

端王心里恨得直咬牙,就想示意自己手下的人去撕了那张得意洋洋的狗脸,可想到外公的嘱咐,说平王回来定是先歌颂老爷子,这时候冲上前只会惹老爷子厌,才将将忍住,咬着牙僵着脸道贺。

忍了一夜的端王黑着脸再上朝时,等平王的人跳出来吹嘘平王是多么的爱民能干多么的公正严明多么的…胜出某人一头请皇上不吝赏赐哪怕直封太子时,嘴角冷冷一笑,就有人跳出来说此次灾情虽是天灾更是人祸,是当初接下修缮河道银子的人徇私枉法玩忽职守,旧年河堤压根就没有及时修缮,更别提加固抬高,本来早有泛灾的征兆,可那些人怕自己被查,抱着侥幸的心态,才导致村镇良田俱被淹没,几万百姓流离失所。

人家可不是空口白话,是真拿出了证据!

然后几个御史跳出来,参这个该死,参那个该杀,当然,那些人都是平王的人。

平王脸绿了,就知道是你小子背后捣鬼!

端王低着头挑衅一笑,你再得意啊,看吧,这场事情本就是你引起的,以为拿几把破伞就没事了?想的美!

高座上的皇帝做出大怒的模样,更引得两边人争执起来。

段相仿佛事不关己,只是漠然旁听,心里却想,总算是咬起来了,快点儿的吧,吵完打完好过年。

这事儿最后越吵越大发,先是说平王手下拿银子不办事,引来天灾人祸。接着平王反击,是端王暗地里派人收买腐蚀了那些人,其实是端王包藏祸心。端王又道平王到了江南专制武断,害得不少忠君人士命丧黄泉。平王却道,有端王的人在江南捣鬼,让朝廷的赈灾行动受挫连连…

杨念慈听得轩辕回来口沫横飞的转述现场,那个激动兴奋哟,想着幸亏轩辕进宫当值,不然这么精彩的戏码自己怎么能知道?段老爹才不会跟自己说这个。

乳母却是不乐意了,每次夫人都要磕一地的瓜子皮,没看见嘴角上火要发烂了吗?严词厉声的制止了老爷的不道德的八卦行为,给杨念慈连灌了几天的下火汤水才罢休。

此时,这场争论也有了结果:平王端王均被罚了,罚薪一年,禁足半个月。

杨念慈败兴的哦了声,这是各打五十大板,既往不咎了?

轩辕冷笑,快过年了,估计皇上也不想听了,而且就二儿子了,伤了一个,另一个立马尾巴翘起来,还不如让两人都缩着脑袋安生点儿呢。

杨念慈掰着手指头算算,也是,再这样吵下去,皇帝可别想过个安生年。等两人禁足解了,正好参加宫宴。(未完待续。)

吉首好的癫痫病医院
苏州治疗男科方法
保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吉首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苏州治疗男科费用